当前位置:主页 > 申博出行 >在地铁海察觉阅读者的存在 >

在地铁海察觉阅读者的存在

   刊登于 2016-03-19By 文心兰All, 文艺生活, 生活文化

在地铁海察觉阅读者的存在

常常瞇着眼、捧着书在地铁海裏浮沉,随着人海,比扫视手机更新者更为着迷,头也垂得更低。我是一个没有书就会死掉的人,彷如在一间困窘的房间,没有窗,没有空气流动,最终都会窒息而去。正是这种打死罢就的态度,让我如万有引力般在车箱中察觉阅读者的存在。

其实在香港地铁的车箱中,低头族的阅读者是存在的,但他们并非随处可见,捧电话的阅读者永远才是大多数。每隔数星期,总会有一至两个阅读者在我身边或于同一个车箱中掀起书页,这时候的我,根本就在恨命偷窥,窥那阅读者的样子,瞄那她/他手中的书本。曾瞄过烹饪书藉、卫斯理小说、金庸武侠小说和一些八十年代的言情小说,亦见过历史悬案和人物传记。

能够在车箱中阅读,其实是一件愉悦的事,尤其在被人海挤压加淹没时,在那狭小的站间,除了你,就是你手中携着、头埋着的那本东西,这个自成的空间,我认为比手机更新的世界更忘我。因此,每到一个站我都会提醒自己,留神要离开或进入车厢的乘客,我可不想跟机不离手的人一样被讨厌。

阅读本身更是一件美好的事,如果我们发现同行者的存在时,这更是振奋。每一片地铁海裏均有机会遇见隐藏的阅读者,当遇见的时候,遥遥的感通或单向或双向地发酵起来。可能会开始回想自己最近在看什幺书,窥视她/他在看什幺书,甚至联想你是否喜欢看这本书;然后你会开始观察阅读者,尝试把阅读者跟她/他手中的那本书连结起来,从而构想出一个形象、一个观感,整个画面既陌生又莫名其妙地亲切起来,明明就不认识她/他,但你好像知道她/他是什幺人似的。或许这是一段相当个人的偶遇,然而,在这个貌似没有人看书的世界,忽然得见有一个人手中所拿之物与自己相同时,你会不其然注视她/他,精神早已飘到她/他旁边,拍着肩头认兄弟了。

在地铁海察觉阅读者的存在